没趣惯犯

( ´・・)ノ

毕竟我通情达理


连载(我说我闲,你不信)

why do i still love you:





Round 3。




致举报者:


日安。


吃饭了吗?我不关心。


距离我发文过去快18小时了,终于给你举报成功了,这动作慢的,我睡前还在想我这文怎么还活着呢,我真钓鱼你就真敢上钩,脑容量只有小拇指那么丁点儿大,鱼脑壳啊你们是。你给我说说,你大脑的勾回是不是只有一道?咔嚓一声对半分,社会要你何用,脖子上顶的是屁股。


举报是我大忌讳,明白吗,这事儿的性质比骂异坤,以及异坤鸡鸡狗狗(新的一天到来了,太阳还是那个太阳,却依旧没人给我个准话儿,你方发言人呢?)恶劣多了,至于多恶劣,我下文会分析,先把你们骂了。


细数你方三大错处,无非一蠢二怂三小人。蠢还可以救救,去读书吧,去实践吧,去广阔天地间造作吧,学会连词成句再来吧,结结巴巴哼哼唧唧的,听着都像流着口水说的。躺下前我专门看了看阅读量,三万多,你们单次的愚蠢得到了三万多次审视,挺好,极具教育意义。目前你的存在状态也许只有这一个价值,既然只有这一个价值,那我就要榨干它。废物利用,节能环保,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地球,这是一项光荣而伟大的事业,你多担待。


蠢是真蠢,怂也是真怂。不仅没来评论区找我,单独开个小号躲犄角旮旯里艾特我也没有,我评论区静候佳音,结果佳音不来,我多遗憾。你小时候没看过一篇著名鸡汤吗?山不过来你过去啊。你怕啥?怕我把你吃了?你先啃啃自己胳膊看是个什么味儿再产生这种忧虑行不行,我挑食。


我都可以想象你方举报的时候是个什么场景,举报得勾选原因吧,是敏感信息还是骚扰用户呢?——犹豫了一下——色情政治......好像没有(怪我,没有骂什么生殖方面的内容,怎么说,我在这方面还是注意的),那就得是骚扰用户了吧。怎么个骚扰法,我用意念掀开你裙摆了?嚯,惊了,如今草履虫也能穿裙子了,拍张照发我看看呗,我也涨涨见识。


写到这里我发现乐乎已经给我解封了,解封又怎么呢,该触的霉头你已经触了,该挨的骂就不能少,手贱剁手,腿贱砍腿,男的切鸡鸡,女的压咪咪,我叫你知道命运是如何反复无常,你就不要反抗命运。


再说小人。小人,年纪小心眼儿小脑壳小,人前不吱声,背后耍阴招,猴子偷桃啊你是,真脏,这辈子跟风光霁月沾不上一点边。昨天我说举报的人下贱,今天你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你真下贱。这事儿不能赖我,没想到你方这么会打配合,逻辑学说证有不证无,你一来给我送个论据,铁板钉钉,太好了。咋回事儿呢,蠢得这么可爱?没勇气骂我也没勇气挨骂,点点举报多轻松,全身上下只有两根手指能动。霍金老师也得的这种病,我尊敬他,我可怜你。


人多复杂,多扭曲,活在阴沟里也有看月亮的需求,小蔡吸引你就像磁铁正负两极。月亮还是那个月亮,你还是那个你,你跟月亮上下八辈子勾搭不到一起去。那么谁能跟月亮勾搭(此处为勾肩搭背缩写,你不要随便发散)到一起去呢?你想想,想不出来使劲想,再想不出来目光往他右边挪挪,学会正视这个画面不丢人。我看王子异的存在很有必要,你管他红不红呢,他在就能气死你,而且他俩都不知道你被气死了(此处其他CP粉也可以套用,我心非常宽,各位让她们把目光往左边挪挪也行)。


下面我来为你解答为什么单纯因内容而举报是我大忌讳,以至于它还值得我骂你个第三回合。举报,实质上就是权力的倾轧,今天你倾轧我,来日他倾轧你,一旦开头就没个完。这是自杀式打法,是鹬蚌相争,是狗咬狗,是人吃人(这一段很严肃,你理解一下,我认真的)。你举起火把,以为带来光明,殊不知山火烧起来谁都得死,历史的车轮碾过你也碾过我,你我同为一个羊圈里的羊,这时候正在掐架,你要做沉默的羔羊,我不愿意,我劝你叫吧!死之前你得有个遗言吧?你怪我大声,把我推出去第一个宰了,你猜下一个是谁?


写到这里我觉得你可怜,我也可怜,我痛恨机器对人思想的控制,你被控制了却不知情。


好了,不说了,说这么多,仿佛你能明白我在说些什么似的。写完了不知道该艾特谁,你看,匿名举报就是这点儿不好,既然如此我就继续@我是你爹(噫怎么你头像都不见了,那换一个 @一捆鸡真儍逼 )吧。主要是你这个ID很吸引我,你不知道本人爹地是个怎样的奇才,那骂起人来是三春胜景,群英荟萃,一支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。我想你和你队友之间一定能互通有无,艾特你,相当于艾特了全体——并不是单独针对你的意思哈,谁举报谁自首,我似水柔情,不会杀你,别怕。




附:评论里别跟着骂,你们不行,我看着头疼。





连载,看心情更新

骂人满嘴生殖器的话,真的很low


why do i still love you:



 @我是你爹 




蛮好!等这么久终于有人骂我了,来我们聊聊,所以你喜欢谁?别骂完了搞什么隐私设置啊,我的地盘永远对你开放,咱们有来有往才叫交流,不然只能叫吠,是不是?


我看了一下你的主页,【丞坤傻屌新人写手】,我挺喜欢丞丞的,丞坤挺好,大家爱其所爱。你是不是开了个点梗?有人点吗?要不我点一个?


 @我是你爹 我教你啊,要开点梗就不要说自己傻屌,你都自己说自己傻屌了,究竟谁会点?那不是自降身段呢嘛。你应该把自己评论区的言论一挂,让搞丞坤的朋友们看看你都能写些什么,是不是?


那么你究竟会写些什么?我看有点悬。骂人都按照套路来骂,非常低级的一种骂法,年龄侮辱,性别侮辱,相貌侮辱,再辱个妈,没了。搞得我单独艾特你说话我自个儿都有点不好意思,我卓越的文字才华不能浪费在骂你身上。


你放恁大一张三排的王子异死了,于是我回复你什么呢?我回复你:“怎么会有人愿意在自己主页里把自己讨厌的人的名字挂这么大的啊?一进去三个硕大的王子异直逼眼前,搞得你到底爱谁都成为夹缝中的内容了。恨挺容易,但你究竟爱谁宝贝?”


你又回复我什么呢?你回复我——大致有这么几个词组——“滚你妈”&“你算个几把”&“喜欢驴脸”&“老女人”。


我搞不懂这个逻辑。首先我认为我的这段回复不至于让您有操我妈的必要,我妈妈也挺好的,我会向她转达你的问候;其次我认为我的疑惑非常合理,因为王子异的名字确实被你搞得太大了,任谁点进你的主页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王子异,那么你究竟喜欢谁呢?我必须眯着眼睛往后翻找,才能看到【丞坤】两个小字。本末倒置,实属不该。


至于你后头三个词组,“你算个几把”,我确实不算个什么几把;“喜欢驴脸”,我确实喜欢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;“老女人”,在饭圈越来越低龄化的今天,我确实是个老女人,以至于还要被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骂“算个几把”。怎么说呢,因为性取向的缘故,我不怎么骂女孩,所以我写到这里,甚至有一股怜香惜玉的柔情涌出。你我认知不对等,我还要强行艾特你交流,真不好意思。





我坚信这对可以大势

小可爱有小可爱的哲学 爱上你只有一次

说明什么,就算蹦到精神病院也要继续,争取蹦穿天花板[大笑]

我拥有的都是侥幸,失去的都是人生。

我听见鸟叫了,天快亮了吧

“你是天上最受宠的一架钢琴
我是丑人脸上的鼻涕”